<bdo id="wkna6"></bdo>
        您的位置:  首頁 > 民族人物  > 詳細頁面

        許海剛:一腔深情,為藏族同胞畫像

        來源:中國民族報 作者:肖靜芳 發布時間:2018年01月09日 瀏覽量:

        獲獎作品《亮寶節上的人們》 (156cm×150cm)

        《香巴拉之秋》(70cm×92cm)

        《寺內》(70cm×92cm)

          12月15日,第12屆全國美術作品獲獎暨獲獎提名作品展將在中國美術館開幕。在第12屆全國美展中斬獲水彩/粉畫類唯一金獎的《亮寶節上的人們》,也將在大展中亮相?!读翆毠澤系娜藗儭访枥L了藏族群眾過亮寶節的情景,畫面人物眾多,色彩斑斕,氣氛莊重。此畫是畫家許海剛連續3年春節到藏族聚居區過亮寶節的所聞所感的沉淀,傾注了其一腔深情。

          創作源于感動

          少數民族題材,是中國畫家青睞的一個類型。早年,陳丹青就是靠《西藏組畫》而聲名鵲起。在今年的第12屆全國美展獲獎作品中,就有不少畫作是少數民族題材。許海剛的水彩畫金獎作品《亮寶節上的人們》,則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        以畫風景見長的許海剛,之前的作品多表現原野森林、河流村莊,溫潤細膩的筆調彰顯出畫家沉靜敦厚的個人氣質。此次獲獎的《亮寶節上的人們》與以往的畫作風格迥異,不僅色彩濃烈,而且畫面上描繪了近40個盛裝的藏族人物。是怎樣的契機促成了這幅畫作的誕生?

          許海剛說,是藏族同胞過節時發自內心的愉悅感促發了他的創作靈感。常到藏族聚居區寫生的許海剛,聽朋友介紹說甘肅甘南的西倉寺舉辦的亮寶節隆重而古樸,便在2012年春節期間前往西倉寺,一睹亮寶節的風采。

          亮寶節是名副其實的“亮寶”。西倉寺附近的12個藏族村寨,每年輪流坐莊辦節,村里人會將自己的珍貴寶貝讓彪形大漢穿戴展示出來,參加的藏族群眾也都著盛裝,佩戴蜜蠟、寶石串珠等。    

          “以前大家看到的藏民題材的畫都是那種很辛苦、很滄桑的感覺,看了這個節日后,打破了我原有的觀念,他們穿得漂亮時,甚至還有些貴族氣?!痹S海剛說。

          不僅如此,亮寶節的熱烈氣氛和人們在過節時體現出的淳樸、樂觀和幸福感,深深打動了許海剛。

          2012年春節回家后,許海剛就創作了一幅以亮寶節為題材的畫作。但是,他感覺還不過癮,2013年春節,又再赴甘南西倉寺。

          西倉寺附近沒有旅館,許海剛只能住在稍遠的地方。正值天寒地凍,住處不供熱水,自來水管又凍住了,洗臉漱口都成了奢望。正月十四清早,大雪封山,許海剛一行的車子無法前行。為了趕上亮寶節,他背起相機和畫具,在雪地里疾走了3個小時,到西倉寺時,已渾身濕透,在數九寒天里化作一身冰涼。

          不過,許海剛認為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。2013年春節后,他開始創作有關亮寶節的大幅畫作,用一年時間精心打磨,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幾乎達到極限狀態?!逼溟g,為了更好地抓住人物感覺,他在2014年春節三度赴西倉寺,與藏民共處、攀談。

          “每次去,我收獲的不僅是視覺素材,更是情緒的積累,激勵我搞好創作?!?nbsp;許海剛說。

          回歸傳統,取法自然

          《亮寶節上的人們》描繪了近40個人物。畫他們時,許海剛是從幾千張照片中選取有用部分,重新構圖、組織畫面。其間,擬定了十幾種構圖方案。這幅超大尺寸的水彩畫,采用最純粹的水彩技法,連白粉也不用,這意味著畫作不能修改,每一筆下去都不能有差錯,否則整個作品就廢了。正是畫作體現出的精準控制力,征服了評委。

          看《亮寶節上的人們》,會發現其運用了色彩并置、多層重疊、厚薄與冷暖對比等手法,既將油畫的斑斕絢爛感烘托出來,又保持了水彩的清透凈潔。爐火純青的技藝,得益于許海剛三十余年師法傳統、一絲不茍的水彩畫創作實踐。

          出生于湖北洪湖的許海剛,自小愛畫畫,看到有人在洪湖岸邊支起畫架寫生,畫那蓮葉荷花,就忍不住依葫蘆畫瓢地跟著人家畫。1983年,他如愿以償地考入湖北美術學院,并在畢業后留校任教,從此與繪畫為伴。

          當油畫、國畫大行其道時,許海剛卻始終堅守“冷門”的水彩畫。在水彩畫創作中,有人不斷嘗試引入新鮮技法,如用松節油、蠟、海綿等,使水彩畫呈現不同以往的效果。許海剛也做過這類嘗試,但很快就放棄了這類“雜?!彼频募妓?,回歸到英國早期水彩畫傳統,透明、重疊,像油畫一樣注重光影、透視,此外不用任何特殊技法。

          許海剛認為,水彩畫的誕生是為了戶外寫生的方便,因此,風景寫生極為重要。幾十年來,他每年都會帶著學生外出寫生,從東北的伊春到海南的三亞,從南疆的塔什庫爾干到福建的崇城,流連于高山大海、小橋流水之間。他最喜愛的,是西部民族地區的風景,不但氣象開闊,變化多姿,而且人煙稀少,特別適宜入畫。

          在麗江的束河古鎮,他坐在小溪邊,吹著清涼的微風,聽著對面咖啡屋傳來的低吟慢唱,心情舒暢地畫著自己的畫。很快,一幅《水邊咖啡屋》就在這不經意間誕生了。在梅里雪山,早晚都能看到人們所說的日照金山的美景,打開窗戶,暖陽透進來照在身上,就這樣畫著藏族人心中的神山,他覺得實在找不出還有比那一刻更美好的感覺了。

          三十余年一路走來,許海剛積累了幾百張寫生作品。有時候,一張張翻看,當年的場景與故事便會在他腦海中一一閃現,這記錄了點點滴滴生活感悟的畫作,讓他覺得無比滿足。

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