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wkna6"></bdo>
        您的位置:  首頁 > 民族歌舞 > 舞蹈鑒賞  > 詳細頁面

        望天坡上抬菜舞

        來源:中國民族報 作者:普顯宏 時間:2020年04月08日  播放次數:
         

          冬日暖陽里,望天坡的牛幸福地曬著太陽,慢悠悠把稻草和陽光一起嚼進嘴里。哀牢山的彝族,在冬閑的日子里,就像這老牛,過著田園牧歌式的悠閑生活。遇到誰家娶媳婦嫁姑娘、喬遷新房,高山頂上的望天坡時不時會有幾天熱鬧。嗩吶吹起來,三弦彈起來,鑼鼓喧天……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抬菜舞絕技又會喜氣洋洋地亮相登場?! ?/p>

          

        彝族抬菜舞 者美春攝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阿文光出生在望天坡抬菜舞世家,他的爺爺阿本昌解放前就有一手好廚藝,四鄉八鄰辦紅白喜事時都喜歡請他去掌勺,特別是他出菜時抬菜舞跳得好。據阿文光95歲的奶奶說,有一次出菜時缺人手,沒有人與爺爺搭檔,他就塞了塊手帕給旁邊的一個姑娘,抬起菜拉起姑娘的手跳著就出場了。盤在手中飛舞,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。姑娘也隨著節拍邊跳邊唱,舞著手帕配合默契,像是扭秧歌,又像鬧花燈,似在舞龍舞獅,又像雜技表演,硬是把爺爺頂在頭上的一碗碗菜肴取了放到桌上。后來,爺爺就娶了這位姑娘做媳婦,這位姑娘就成了阿文光的奶奶。從此,兩個人一輩子走南闖北,靠跳抬菜舞過日子。

          那年月缺吃少穿的,但阿文光的爺爺奶奶憑著跳抬菜舞,天天穿新衣、吃宴席,是何等的風光??!

            

        二 

          阿文光是阿家的第十七代抬菜舞傳人,受父親的影響,他從小就跟隨跳抬菜舞的父輩見過世面,耳濡目染,深受哀牢山彝族文化的熏陶。到了十七八歲,他就是當地開口能歌、抬腳能舞的抬菜舞歌頭了,誰家有喜事,都少不了阿文光去跳抬菜舞,熱鬧一番。

          阿文光年輕的時候,頭腦活絡得很,油炸烹煎樣樣行,吹拉彈唱功夫好,跳抬菜舞更是跳得遠近聞名。哪里有叭喇響,哪里就有阿文光的身影。他每天騎輛摩托車,馳騁在鄉間的田野上。路上見著個男的就大聲喊:“阿老表!兔街好玩呢,你要來呢嘎!”見著女的就更熱情地喊:“阿表妹!望天坡好玩呢,你要來呢嘎!”把一個望天坡的抬菜舞跳得傳揚四方。

          我見到阿文光的時候,他正在半坡一農家的喜事上當“大相幫”,“大相幫”就是婚宴上跳抬菜舞的主角。我們來得正是時候,剛進村子宴席就開始了。隨著上菜,只聽數聲銅鑼響,叭喇匠鳴大號,主持辦事的總管一聲“看飯嘍”的吆喝聲,小嗩吶歡快的調子吹起來。和著音樂節拍,兩位抬菜的師傅從廚房里相繼跳著出來,他們頭頂托盤,左手和右手里也分別撐著托盤,三個托盤呈品字形,托盤里擺著“八大碗”。他們兩人一邊跳著舞,臉上還做著幽默詼諧的表情。你來個“蒼蠅搓腳”,我來個“鷺鷥伸腿”;你抬頭“金鹿望月”,我低頭“野雞吃水”;你亮出一個“金雞獨立”,我擺出一個“喜鵲蹲窩”。他們時而翻轉跺腳,時而大步舞盤,在跳跳唱唱中,把盤中的一碗碗菜移到了桌子上。真是令人眼界大開,食欲大增。

          輪到阿文光跳抬菜舞了,只見他穿一件繡滿山茶花的彝族火草領褂,亮晃晃的光頭,微微挺起的肚子敞露著,嘴叼一張八仙桌,桌上擺了“八大碗”。他右手三指托盤,左手搭塊新毛巾,面帶笑容,摔手踢腳,搖頭晃腦,似醉非醉,動作十分驚險,真讓人擔心一桌子菜會掉下來。旁人告訴我,這就是望天坡抬菜舞中的絕活,最精彩的“口功送菜”。嘴是用來控制方向的,重量其實通過八仙桌的腿大部分落在肚子上了。

          阿文光今年52歲,他也差不多跳了一輩子的抬菜舞。喝了幾口酒后,我們聊了起來,他的話也多了。

          “(抬菜舞)跳不動了,再過幾年就不想跳了,讓那些年輕人跳去?!?/p>

          “抬菜舞是老祖宗傳下來的,而且是國家級非遺,你要好好傳承,把它發揚光大?!?/p>

          “是呢,是呢,我每年都到中心學校教學生跳抬菜舞,幾百名學生,今后總該會有幾個喜歡跳抬菜舞呢嘛!再說還有我兒子接我的班呢嘛?!?/p>

          原來阿文光的兒子阿雄跳抬菜舞也跳得很出色,他在昆明云南民族村表演“舞臺跳菜”時,被北京的一位酒店老板看中,就到北京發展了。如今,阿雄在北京已是餐廳里的領班,專門在酒店里負責跳菜的培訓和表演,“席間跳菜”和“舞臺跳菜”都能露一手,將祖輩的抬菜舞在城市里發揚光大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夕陽西下,阿文光的奶奶靠在矮墻下曬太陽,享受著一天中最后一抹余暉,突然頭一歪就睡著了,再也沒有醒來。

          農歷丁酉年冬,望天坡抬菜舞世家阿文光95歲的奶奶去世了。這位出生于民國年間哀牢深山的彝家老太,跟隨抬菜舞歌頭阿本昌生活了一輩子,在她生命的最后時光,仍念念不忘相伴一生的抬菜舞。在阿文光的奶奶之前,流行于哀牢山一帶的抬菜舞有很多規矩,其中一條就是只傳男不傳女。但從阿文光的奶奶這一代起,年輕女子開始加入到跳抬菜舞的行列,只要喜歡跳,男男女女都可以來跳抬菜舞。

          老壽星去世的那天,望天坡的人都在第一時間拿起手機,給在外打工的兒子打電話,告訴他們村中跳抬菜舞的老太過世了,趕快回來“開肩”?!伴_肩”就是年輕小伙子第一次抬棺。哀牢山彝族有民俗,老人去世后,村里的年輕人都必須去抬棺,沒有抬過棺的人,就是還沒有“開肩”。只有“開肩”的人,到了自己年老去世后,才會有很多人來料理其后事。

          阿雄從北京坐飛機回來“開肩”,他是從南華兔街望天坡出去走得最遠的跳抬菜舞的年輕人。哀牢山兔街半坡的彝族,逢喜事必跳抬菜舞,那叫助興;遇年老的父母過世,只要上了七十歲,喪事要當喜事辦,也要跳抬菜舞,這叫化悲。

          葫蘆絲吹起來,三弦彈起來,人們圍著吹葫蘆絲和彈三弦的人跳起了“閃歌”和“翻歌”。歌聲樂聲震天響,望天坡籠罩在一派歡樂祥和的氣氛之中,仿佛是在歡度一個隆重的節日。

          一切按照傳統的老規矩:擺八仙桌,擺成“回宮八陣”,桌子有一邊不坐人,留做席口成八字;放三條凳子,也成八字; 坐八個人,撒八雙筷,擺八個碗,上八大碗菜……

          稍微年輕的男人都剃了光頭,親自下廚擇菜煮肉,然后頭上頂著托盤,手里還撐著托盤,跳著舞蹈上菜。兩人一對,一對跟著一對跳起來,他們旋轉自如,舞姿各異,不斷把裝滿菜肴的托盤在手中翻出新花樣,也翻出了他們的新生活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資料來源:

          中國民族報

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下一篇: